發心立願 堅定不移

靜思法脈,內修清淨心;慈濟宗門,外行菩薩道。靜思精舍為慈濟的精神起源,是「靜寂清澄,志玄虛漠,守之不動,億百千劫」,恆守初發心的清淨;慈濟宗門則要入世,以智慧應眾生的需要,以無量法門將精神往外推行,所以是「無量法門,悉現在前,得大智慧,通達諸法」。

「靜寂清澄,志玄虛漠,守之不動,億百千劫」,要從內心自求,心境時常保持如此靜寂清澄,不因外境的紛紛擾擾起無明,來染污心地。心靈常常保持清淨,而且要立志,發大心,立大願;既然發心,意志就要堅定。

佛陀所關懷的不只是一個國家,而是全球的人性問題;從印度當時的不平等社會,一直延伸到人性的淨化,悉達多太子的偉大就在於此。他生長在富裕的皇宮,過著個人享受的生活,卻能體會賤民生活的苦難,以及婆羅門教的宗教家高高在上的傲氣,這種種不平等讓他想到如何令所有眾生心靈解脫,也想到自己必須身體力行去改變不平等的現象;而要達到這個目標,必須自己的心先解脫,才有改變的可能,所以他就出家了,去體會眾生的心靈,去尋找宇宙人生的真理。

時代的脈動,也利用這個空間──我生在臺灣,將臺灣這個環境以及現在的時代二者連成一體;我既然生於斯長於斯,這整個空間應該就是我的道場,我應該好好把握。所以,時間、空間對我來說很重要。
  

把握時空 行菩薩道

經常有人問我:可曾出國?我都很自然地回答:「我哪兒都沒去過。」中美斷交時,有位身在美國的法師很替我緊張,他來信表示慈濟是一個民間團體,恐怕我會因此受累,必須比別人先走才好。當時我就想:「這個空間就是我的道場,這個時間就是我的生命,應該正是發揮良能的時候。」

儘管說來話長,不過,思想都沒離開「時、空」,緊緊把握「時、空」。至於精神的中心,就是以《法華經》為軸的「中道」。《法華經》既不像《般若經》都在談空,也不像《阿含經》都在說有;但是不論般若或阿含,還是必須行菩薩道。整部《法華經》不論是談過去諸佛,或者談未來諸佛的世界,都不離菩薩道。因此,不論任何空間、時間,我們都是依著法華精神走出這條慈濟菩薩道。

即使大家散布全球各地,都是承繼同一法脈,如同一棵大樹的所有枝葉,都來自於同一根本;不論每一棵菩提樹生長於何處,都是同根所生,源於靜思法脈。大家都是師父的弟子,人人都是以佛心為己心,以師志為己志,彼此珍惜、相互合心,就能耕耘世間的福田。

本篇內容節錄自:《證嚴上人思想體系探究叢書【第一輯】》之《上人口述思想歷程》

 

愛的接引站

知悉來意,接待來客

用心迎接每個人,細心體察每顆心。

在大學時,每次回到靜思精舍,無論是舉辦活動,或承擔福田志工,需要用餐或安單,都會先到知客室向常住師父詢問。當有所疑惑或需要協助時,也會第一時間想到「知客室」去尋求幫助。那時候,知客室對我來說是回精舍必到的地方,但對於「知客室」,仍是一知半解的,連正確的用字也不清楚,一直認為是「諮客室」,心中也一直抱有疑惑,究竟要諮詢來客什麼問題呢?

直到常住師父帶著導覽,細說著靜思精舍中一花一樹,一角一隅,用動人的點滴分享著精舍的生活與過往,這才了解「知客室」是接待來客之處,知悉客人的來意,不是要諮問客人問題,是要解決來客們的問題。第一次單獨踏進知客室,總記得常住師父們親切地招呼,還端出熱茶與點心招待,我因不好意思而遲遲未用,常住師父對我輕聲地說:「這個莓果乾很好吃,但是拆封後,若不快食用,就怕受潮了,孩子!快幫忙惜福。」,一面嚐著點心,心中暖暖的,一面感恩師父的細心覺察,還特地用「惜福」,讓我這個孩子安心地品嚐點心。

猶記將要畢業時,與慈青學長一同回到精舍,偶然到知客室,常住師父望著我,聊及一位畢業學長的現況後,突然話題回到我身上,當師父得知我就讀的系所時,師父只輕聲地說:「要快長大,回來幫上人。」,其實當時的我,對於未來是徬徨的,是疑惑的,心中一震卻也思緒雜亂,到底是何處讓師父覺察到我的心境?只回以師父淡淡的一笑,卻不敢有任何的回應的話語。常住師父慈悲的回以一笑,但師父的這一句祝福,卻深藏在我的心中,至今不曾忘卻。

 

黑暗轉光明,化礙為感恩

一句溫暖人心的話語,化開心中的阻礙,轉為前進的動力。

在工作約兩年後,因勤務而有因緣回到精舍,那時因為工作人事的煩憂,心境不寧,連身旁的法親都說我的笑容都帶著一絲的愁霧,回到靜思精舍那股熟悉又溫暖的感覺,才讓我稍稍的放鬆放下了些。特地去找熟悉的常住師父,原只想和師父報告會在精舍待幾日,卻沒料到,一聲師父才叫出口,眼淚如雨點般不停落下,像個嬰孩不停哭泣,師父只是把我拉到一旁坐下,待我情緒稍平復,師父即言:「就知道你不是為了勤務回來,是要來找我。」

 

雖為知「客」室,但師父待客如家人的氛圍,令人備覺親切又和樂融融!

那時的我,真的就像是一個迷路許久的孩子,終於找到親人般的安心,大略地傾訴近況,師父靜靜地聽,回應我寥寥幾句,便應中我未說出口的心聲,「要感恩這些給你考驗的人,當你走過去,再回頭看,有這些考驗你才有所成長,薰法香要薰進心裡,法才有入心」,師父簡單的數句,讓我擦去淚水,也拭去笑容裡的烏雲。

 

由於淚雨剛剛洩洪完畢,整個臉蛋紅通通,為免尷尬,我仍用紙張略遮著臉,走在文化走廊,卻遇到德安師父,師父一邊忙著手邊事情,一邊凝望我一會,便對我說:「黑暗轉光明了!(臺語)」,聽到這句話,我笑開了,從內到外真心地溫暖著。「當心裡過不去的時候,別忘了回到靜思精舍,回到家裡來,給我們呼呼、惜惜耶!」,感恩常住師父們的關懷,也欽佩師父們的「知客」,知悉來客的用意,師父們總是見微知著地招待著每一位到靜思精舍的來客,陪伴著每一位終於回家的遊子們,期許自己下一次返家是和師父分享自己成長的喜悅,也勉勵著自己能學習師父們那一顆柔軟、體貼的同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