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力更生 淨如琉璃

慈濟的精神理念,自創始就立足在靜思精舍,在這個道場中,常住眾自力更生維持生活,清如琉璃,更要在克難中努力多做嬰兒鞋等等手工,俾有餘力以布施救濟。

我之出家因緣過程坎坷,從在小木屋棲身到在精舍安住,修行之心始終沒有變。精舍早期以多種手工維持生活,不論是車嬰兒鞋、縫手套或做紙尿布,我皆親身與大家共同投入工作。而今,因為慈濟志業諸事繁忙,時間不允許我如往昔與大家共作息,但我依然顧守好自己清淨的心,從無做出逾越出家人本分之事;即使在外行腳,我也是遵循出家人的本分,懷抱著對慈濟人的感恩心與回報心,赴全臺各慈濟會所與大家會面。

所以說,從小木屋到現在,無論時空如何變異,無論遇到何種境界,我總是將自己的心守護好、約束好,從不曾隨時日或境界而有所變化,這是我自己今生足堪安慰之事。天地寬闊任我遨遊,我的心可擴散出去關懷天下苦難蒼生,又能很快收攝回來在自己的本分;我總是以感恩心應對人事,對於任何加諸於我的讚歎,我從不敢居功亦不貪求虛幻之名,就只是很認真地守在自己的本分上。

一本初衷 無私大愛

早期跟隨著我修行的弟子,在我尚未做慈濟之前,他們就來了,有的人還曾陪伴我去結夏安居;而因為精舍是自力更生,才三、四人就得做三甲多耕地;草創慈濟以後,《慈濟》月刊文稿要自己拿筆寫,所收的功德款帳目也要記得滴水不漏......一路過來,回首來時路,生活上實在經歷許多困難。

日子一天天過去,歲數年年增加,體力隨著年月漸漸消退,人生一世,時日有盡、路途有終,一切都在變異之中,但有一項是地老天荒永不改易者──心,任憑生生世世、來來去去,修行人之心要永遠守住清淨無染的本性。

靜思法脈從靜思精舍起源,精舍的修行道場向來「自力更生」,不但不接受供養,亦為慈濟人的家,每位慈濟人回到家時,精舍亦理所當然,秉持一貫的自力更生精神,負擔眾人的起居飲食,這就是一分清澈無私如琉璃的大愛。淨如琉璃的靜思法脈從心靈的中心起始,要普遍全球,所有的慈濟人也要具有同樣的清澈、無私大愛。

全球慈濟人的灶房

用「心」烹煮的菜餚,是我們對精舍飯菜的定義與記憶。

 

有時候我們喜歡的菜餚並不是因為食物作法精緻、華麗口味的關係,反倒是因為想要回味一種熟悉的味道或是思念,我們想念的不是食物本身,想念的是那食物背後所蘊藏的心情與回憶。

記得每次回到精舍,師父們總是不時叮嚀著大家留下來用餐,那就像母親深怕孩子餓著的關懷心情,讓人感覺回到精舍用餐是一件倍感溫馨且自在的事情。

尤其靜思精舍是全球慈濟人的心靈故鄉,每到除夕前,大寮師父總是精心準備了許多年菜,還親自製作吉祥發糕與年糕,為的就是要迎接從全球各地歸來的家人,讓每位回來圍爐的家人都能感受到靜思精舍濃濃的傳統年味與家鄉味。

每天要如何按部就班的準備大量的食材,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供養大眾也修己心

繁瑣的鍋碗事,磨練師父的智慧與互助的修行本分。

曾經在大寮幫忙過的志工,一定看過大寮門邊的小白板,每天都會掛著一張紙,那是知客師父用來告知大寮每日確定的用餐桌數。

於是大寮的執事師父就開始接手準備,像是典座師父就要知道冰箱有什麼蔬果素料、開菜單時要注意食材的搭配,而且最好是前一天就要備好料,然後一個推車放齊一道菜所需的食材及配料,方便炒煮時迅速下鍋不遺漏,而飯頭師父則依據桌數推估大鍋飯份量,然後只要時間一到,行堂組的師父就會很有默契的陸續出現在大寮裡,有的負責添飯入鍋上架,有的熟練地分菜上架,過程中沒有一絲混亂,相反地卻很沉穩的應付各種狀況,這就是精舍的師父們,無論做什麼事情都井然有序,持著盡本分事的一念心做就對了,
靜思家風精神表露無遺啊!

十分欽佩大寮執事師父們,因為別人修行時,他們要忙備料做飯菜;大眾吃飯時,師父們要在旁機動供應補充;在這樣火裡來水裡去、脾氣容易感到煩躁的環境中,還要讓自己安住身心,真的是一種磨練。

所以在大寮磨練,是培養耐性、修身養性最好的一個地方。

 

用心的幸福滋味

珍惜食材、搭配潔淨與營養的元素,令人感恩在心。



萬物有萬法,面對鍋碗瓢盆的境界也能開出朵朵清淨心蓮。大寮班長將其累積多年的經驗,每天一點一滴的利用空檔,將經驗分享做成簡單的「大寮SOP」,一開始的用意是使學習者方便入門,卻也因此讓經驗匯聚成智慧海,繼續綿延傳承下去。

如此,學習者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了解食材收貨入冰庫有四種分類,更要清楚食材入庫的時間來決定使用的優先順序;像筍、馬鈴薯、牛蒡、蓮藕之類的切好記得要泡水;一般切菜的長度要大約一吋長,這樣方便夾食與入口;還有綠色蔬菜及長豆等,煮好需要馬上分菜或是散熱,以免悶黑了;清洗蔬菜需過三關水盆,如果第三關水盆仍有許多雜質與小細砂,就得再加一關!

一般人在家或許都做不了那麼細膩的工序,而精舍大寮的每一位師父是這樣的以一顆「照顧家人的心」來供養大眾!

 

懷念精舍家的味道

精舍提供健康糧食補給外,亦是慈濟人心靈的依止。

從大寮執事師父間的工作分配與和合互協上,我們看見了「規律有序」;從食材處理上的細心拿捏中,我們感受到了師父們的「慈悲柔腸」,這就是靜思精舍特有的人文飲食文化,也是成就幸福味道的力量。

精舍雖然是一個清淨、有道氣的修行道場,卻始終用關懷家人的心情來照顧大眾,對於全球慈濟人而言,無論身處多遙遠的地方,時間一到,猶如紛紛歸巢的燕子,懷著回家的心情歸來。

身為弟子的我們其實思念的、惦記的就是這個濃濃的家的味道。

精舍的第一支電話

花蓮到臺東,距離一百六十幾公里,黃玉女每有新訪視個案,均會將資料寄往靜思精舍;證嚴法師接信後即會前往臺東,一行人搭著摩托車進行訪視。
從寄信出去到法師前來,前後大約三天,黃玉女總覺書信連繫,時效上有點不盡人意。此後,黃玉女家裏裝了電話,為求方便,她請求證嚴法師:「師父,您們那邊也申請電話啦!這樣我不用寫信,打電話比較方便。」
「會啦!會啦!慢一點,慢一點……」法師,徐徐地回應黃玉女請求。
過了段時日,黃玉女見毫無動靜,再次催促法師撥出一點濟貧基金裝設電話。這下,法師嚴謹地回說:「雖然是為了會務,但常住也難免需要使用電話,若從濟貧的善款裡撥出經費,不就公私不分了?」

黃玉女不知,證嚴法師與常住眾們,在克難環境中有一餐沒一餐地自力更生,苦撐著日子遍行救濟工作,但生活支出與功德會完全分開,根本沒有多餘錢兩可裝設電話。

 
早期靜思精舍德慈師父與慈濟志工探視照顧戶,由於山區小路車輛無法進入,一行人只能以步行的方式到照顧戶家。 

早年未設電話,皆以書信與外界往來

台東資深慈濟人黃玉女(靜觀)師姊

美國資深慈濟人鄭柏(慧樑)師兄

而静思精舍四周一片田野,进入其中的路,两旁均是甘蔗田,小到只容一辆车通行。法师或常住师父们要打电话,常得骑脚踏车到对面康乐村去打公用电话;有人打电话来,杂货店老板就会过来通知,他们再快快踩着脚踏车去接听,无论白天或晚上、刮风或下雨;而委员们若遇有急事报告,就得搭出租车急急地赶来,时间与金钱均花费不少。

不便利的通讯,身处台东的郑柏,与多在台北参与老大姊等人访贫的李实先,很能体会。他们见师父们生活艰苦,不但为静思精舍包来婴儿纸尿裤的高周波加工,更发心为静思精舍装设电话。郑柏深知,发愿自力更生的法师,必当不会接受电话的装设;他左思右想,心生一计,便对法师说:「若装电话,我就戒烟,把钱省下来。」

这招,应了法师的慈悲心怀,为弟子健康着想,只好点头说:「藉这件事让你戒烟也好!」

早期需步行往返靜思精舍,不便利的通訊,促使慈濟人發心裝設靜舍的第一支電話。

要在一片荒野中装设电话,线路得从大马路那儿拉过来,还得架设几根电线杆,费用甚为昂贵,电信局预估约需七万多元,连郑柏也吓坏了。但他和李实先仍决定想办法筹钱,与德慈师父起了个会,借着郑柏职务之便,在很短的时间内把电话装好。
只见,从大马路入口静思精舍的小路上,几根以整棵树干截成的圆木头,矗立在田边、菜园里,顶端系着的线路,传递着自四方而来的讯息,亦连系着静思精舍与外界贫病者的生命与生活。
电话装设完成,第一通电话由证严法师亲自打进来。电话号码是「二六六七七九」,法师说,这号码的谐音,有如「你落难,去去救(台语)」,身为慈济功德会之本会的静思精舍,有了这支电话,即可多多去救救人、帮助人……
 

內容來源:《慈濟人文志業中心中文期刊部》邱淑絹師姊撰文。